logo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层文联 > 莆田文联 > 文艺资讯

莫道桑榆晚 为霞尚满天

访老艺术家林庆霖
2014-04-14 来源: 未知 作者: 周奇伟
摘要:他年高德劭,笔耕不辍,被尊称为莆田书界元老,福建省文联成立60周年之际,特地为他颁发福建省从事文艺工作60年的荣誉奖状;他求知若渴,嗜书不厌,真草隶篆四体俱工,慕名求字者纷至沓来;他身居陋室,甘于恬淡,竹扇床前写春秋,默默坚守着对艺术的一份执着和热情。他就是本期艺术人生访谈人物林庆霖。 林庆霖,字仁山,号余苍,室名耕研斋。1921年10月生,莆田笏石人,毕业于福建师范学院(即现在的福建师范大学)。自幼酷爱书法、篆刻,初学唐楷,后涉甲骨文、金文、秦汉、汉篆、北朝碑版等,迄今四体俱工,尤擅隶、篆。书法作品编入
  他年高德劭,笔耕不辍,被尊称为莆田书界元老,福建省文联成立60周年之际,特地为他颁发“福建省从事文艺工作60年”的荣誉奖状;他求知若渴,嗜书不厌,真草隶篆四体俱工,慕名求字者纷至沓来;他身居陋室,甘于恬淡,竹扇床前写春秋,默默坚守着对艺术的一份执着和热情。他就是本期艺术人生访谈人物——林庆霖。   林庆霖,字仁山,号余苍,室名“耕研斋”。1921年10月生,莆田笏石人,毕业于福建师范学院(即现在的福建师范大学)。自幼酷爱书法、篆刻,初学唐楷,后涉甲骨文、金文、秦汉、汉篆、北朝碑版等,迄今四体俱工,尤擅隶、篆。书法作品编入辞书《中国民间名人录》、《当代书画艺术名人大典》、《中国书法、篆刻家辞典》等;篆刻师承秦汉,参学邓散木《篆刻学》,书法严谨,刀法纯熟,大都刻印“闲章”,计篆刻数量达千余方。篆刻作品载入辞书《中国城市经济社会丛书》、《名印大观》、《壶兰科苑》、《莆田揽胜》、《莆田木兰陂》等。现为国家一级书法家、兼任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莆田市书法家协会顾问、莆田市人大、政协书画院顾问、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副主席等职。   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在庆霖先生,窃认为可以用“墨香不怕巷子深”来形容。他深居于莆田城厢一个小巷里,两间集会客、创作于一体的陋室——耕研斋就是他挥毫泼墨、写意人生的所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有幸登门拜访,近距离聆听九十五岁老人讲述攀登“书山”的人生经历……   林庆霖生于1921年,当他还在母亲腹中时,其父为了生计,随人下南洋,在当地以拉黄包车为生,不幸操劳过度,客死他乡。身为遗腹子的他出生后,备受家人疼爱。   在年纪尚小时,林庆霖就显露出对金石书画方面的浓厚兴趣。“在我小时候,乡里有个先生叫做亚古,写得一手的好书法。我看他写得好,就问他要一张作品,想自己临摹,他不肯。我那时心里想,你可以练,我也可以练。从那时起就发奋练习。后来,我遇到了陈唐彬(清朝秀才,曾在莆田县城隍庙倡建私立城东小学)。”老人顿了顿说,“陈唐彬写字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后来我写了字,给他看,他说:‘以后你的字会比我写得好’。”   因为这段因缘,老人至今还保留着陈唐彬的一些书法作品。这或许可以看作庆霖先生最早的书法启蒙吧。老人继续说道:“我学书法从楷书开始,主要靠自学、自修,我无书不览,买了几万册的书,单楷书我练习12年,然后是行草、隶书、篆书。学习书法,书论很重要,书论要明白,才能写好字。”   林庆霖研习书法主要以自学为主,他的求学经历似乎冥冥之中也在助力他进一步提升书法境界。   “50年代初,我获得了两个进修的机会,一个是去北京博物馆当研究员,另一个是到厦门大学历史系学习,为了方便照顾家里老小,我放弃了去北京,选择了厦门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老人回忆道。   在高校进修的这段时间里,林庆霖广泛临摹先秦到明清期间书法名家碑帖,并结合自己的见解加以融合。书法家林国强——林庆霖的五儿子在谈到父亲的教诲时说:“老人家常说,书法学习一定要从传统入手,临习不辍,在勤奋的基础上要用心领悟个中之道,博取众家之所长为我所用,不能当书奴。”   耕研斋的一个角落散放着一大堆书,庆霖先生从书堆里随手拾起几本介绍道:“这些是我经常看的:《吴大澂篆书论语》、刘云《手抄千字文》、田英章《毛笔楷书》、聂志成、夏阳等编著的《历代名家草字选》、刘炳森的《书法艺术》、《金石索》、《隶书大字典》……我的一生就练书法、买书。”   “博览群书,取人所长。”正是在这种理念的指导下,先生的书法技艺得以持续长进,臻于大成。   此后,林庆霖在埭头农业中学任教,后又去福建师范学院中文系深造,毕业后,被安排到莆田县职工业余学校、莆田县教师进修学校担任语文科教研员,直到文革之前。   文革期间,学校被迫停课。林庆霖回到家中,省吃俭用,从外买回一捆捆用来给烟筒引火的草纸,躲在自家小阁楼里专心练习书法,“王羲之的《兰亭序》、怀素的《自叙帖》、张旭的《古诗四帖》等历代碑帖成了‘楼中常客’,甲骨文、钟鼎文、大小篆、秦汉隶书等多种字体被奉为‘座上嘉宾’”……本想着“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无奈,恰恰因为写得一手好字,他被裹挟着进入写大字报的“革命“大潮中。有一次,他在书写“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之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的标语时,不慎把“不”字漏掉了,为此他被戴上了“现行反革命”的帽子。这帽子一戴就是十年,直到1978年得以平反昭雪。   此后,庆霖先生一直在莆田平海湾西岸的沿海乡村小学——莆田洋埭小学教书,因为深厚的书法底蕴和乐善好施,当地群众亲切地称呼他为“老生”。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1981年退休之后,这颗书界的“金子”愈发闪耀出夺目的光芒……   在1982年莆田市成立书法家协会之后,作为常务副主席的林庆霖常常身先士卒,协调组织各种书法展览、笔会等;此外,从1983年莆田市城厢区书法家协会成立起,老人就担任协会主席一职,打理协会内外大小事务,直到2013年才“功成身退”。这期间,林庆霖参加了众多全国性的书法大赛、书展,如江西井冈山会师书法大奖赛、山东临沂国际书圣杯书画大奖赛、海峡两岸书画联展、大陆名家书画联展、新加坡书画联展等,获得一、二等奖和金、银奖励等达数十次,赢得无数掌声……他为此被聘为中国炎黄书画院客座教授、国际曦之书画院副院长、中国书画院院士等职务,被授予中国书画艺术高级人才奖等多枚勋章,入选《中国当代美术家书家大辞典1949-2013》、《世界华人书画、篆刻名家大辞典》等颇有含金量的辞书。   有位智者曾说,“对于有德性的人而言,外在的荣誉只是一些多余的赞赏,因为德性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荣誉。”老人虽然荣誉等身,却依然坚守着“不事张扬”的信念,保持着乐善好施的习惯。在他米寿之前,从未办过个展和出过个集;而据不完全统计,他无偿为台湾、福清、惠安……包括莆田当地的寺庙捐赠楹联匾额,已逾千幅(对),至于赠送给友人的收藏作品更是难以胜数。   “大家喜欢老人的字,有些更多是奔着他的长寿来的,他们认为长寿的老人有福气。”庆霖的儿子展示了一张2013年10月中国老体协、中国老龄协为先生颁发的“第八届全国健康老人”的奖状。“这张奖状全市只有三个人。”他不无自豪地补充道。   《书论》有言,“古之善书者多寿,心定故也。人能定其心,何事不可为。”从先生这里得到了验证。老人生活很有规律,从2000年以后,每天6点就来到自己的“耕研斋”工作室进行创作,下午3点才离开。虽然将近期颐之龄,从老人身上,依然可以感受到一股子不服输的韧劲:“我吃的东西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随便吃,但是我滴酒不沾,过去抽烟,现在烟也戒了四年。我也没打太极没练气功,主要写书法,书法就是养生,我九十多岁了,但是我现在拿毛笔还跟年轻人一样有力。”   访谈结束后,我们查阅资料,无意发现,庆霖先生和陈唐彬竟有许多神似之处,陈唐彬工于书法,四体俱佳,尤精古篆和隶书,庆霖先生亦是如此;陈唐彬热衷教育公益,庆霖先生也从事过教育工作;陈唐彬高寿,庆霖先生亦然……这些巧合或许是偶然的,但先生近来常写的四个大字——“厚德载福”却给了我们一些更深的启示。  

www.fjwyw.com 版权所有 © 2012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乌山西路11号(福建省文联大楼) 邮编:350025 电话:0591-83704225 E-mail:fjwyw99@126.com

闽ICP备19001555号-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55号

本站文章、图片、视频所属版权归福建文艺网所有,未经同意不得擅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