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网络文艺

从“凡人逆袭流”到“传统文化基因”

——泛东流《法相仙途》对网络修真仙侠小说类型的因袭与创新
2017-11-03 来源:  作者: 林 烨
摘要: 庄 庸 安迪斯晨风 作家档案 张毅,笔名泛东流,生于1984年。中国作协会员。2014年,鲁迅文学院第25期短期班毕业;2015年,鲁迅文学院第七届高研班毕业。2007年开始创作,十年间

      安迪斯晨风

 

作家档案

    张毅,笔名泛东流,生于1984年。中国作协会员。2014年,鲁迅文学院第25期短期班毕业;2015年,鲁迅文学院第七届高研班毕业。2007年开始创作,十年间总字数破千万字,网络总点击过3亿。他的作品《鬼吹灯同人之升棺发财》获起点中文网鬼吹灯同人征文大赛特等奖,网络点击过五千万;《法相仙途》为仙侠类代表作品,网络总点击过亿;《传奇编年史·攻沙》获得盛大游戏授权,是著名游戏《传奇》的官方小说。

 

《法相仙途》是福建籍著名网络作家泛东流在2009年开始创作的一部修真仙侠类型网络小说,在起点中文网连载两年后完本,总共457万多字,堪称鸿篇巨制。在本书连载期间获得了500余万点击,在当年年度分类榜上名列前茅。

修真仙侠小说是出现较早的网络小说类型之一。2004年,以萧鼎的《诛仙》和萧潜的《缥缈之旅》诞生为标志,这一最具中国传统文化特征的网络小说类型正式出现了。经过十多年的创新、发展和融合,修真仙侠小说以其极具时代特征、广泛的想象力和鲜活的大众创作语言,对民族文化的解读和独特的文本体验以及在场景表现、情感交流、叙事结构以及语言表达等方面具备的一些新颖的特质,吸引了数以千万计的读者,催化了新的文化价值观的形成,并创造了可观的文化产业价值。

而忘语在2007年开始连载的《凡人修仙传》,则是修真仙侠小说类型文发展史上的另一里程碑式的作品。正是从《凡人修仙传》开始,修真小说和仙侠小说变得越来越相似,越来越密不可分。它既有着明确的境界划分,也有着类似武侠小说那样的情感纠葛和人物故事。这种类型的小说被我们称为“凡人流”修真仙侠小说:较为严谨的世界观,贴近现实的故事情节发展,以及白手起家从无到有的个人修炼之路……共同构成了“凡人流”修真仙侠小说的主体框架和主要标签。

《法相仙途》正是中国网络小说修真仙侠类型“凡人流”小说体系中最令人瞩目的作品之一。它以一个穿越者少年张凡的修真历程和传奇经历为主线,串联起了整个修仙世界的宗门和人物,把一个既让人目眩神迷又想要参与其中的“修真世界”呈现在我们面前。随着主角的脚步,还有一个个“小世界”现出面容,诸如地下空间、羽族世界、灵仙界等等。所以阅读本书的过程中,读者感受到的,不仅有和主角一起“凡人逆袭”、成长进步的代入感,更有着探索一个个“小世界”“大千幻化”的成就感。

最重要的是,从字里行间、神韵气度,到整个世界体系和力量架构,《法相仙途》无不自带“中华传统文化基因”,充分展现中国网络小说对古典文脉的接续和传承,让东方文化在互联网+时代大发异彩,砥砺着更多的人迈向中华文化宝库寻“根”掘“宝”,开“枝”散“叶”。

 

一、凡人逆袭:修真仙侠类型小说的主流套路

 

“修真”的概念来自于道教。我国传统的道教理念中,把学道修行、求得真我、去伪存真称为“修真”。由此概念出发,中国网络文学在发展过程中诞生出了一种独特的类型文——“修真小说”。

修真小说和道教之间关联最紧密的,是小说中关于修炼境界的定义。它概括、参考或者直接引用了道教修炼文化中内丹术的一些名词和概念,并在小说中引入一些家喻户晓的道教宗师和经典著作。

在修真小说的开山之作《缥缈之旅》中,使用了明确的等级概念设定,基本上都来自于我国古代的道教典籍,也有一部分来自于作者自己根据道教传说得来的创意。作者萧潜把修真等级划分为“旋照、开光、融合、心动、灵寂、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大乘”等十余个境界,在每一个境界当中都能领悟到新的“法术”和“超能力”。

忘语在2007年开始连载的《凡人修仙传》中沿用了《缥缈之旅》中对“修真者”划分境界的体系设定,但是对《缥缈之旅》的修真境界进行了大幅修改,引入了道教“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的传统境界划分方式,提炼成了“炼气、化神、炼虚”等境界,由此他创建了一个目前为止接受度最高的修炼境界体系:“炼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炼虚、合体、大乘、渡劫、飞升。”这一境界划分方式也成为了现在修真小说普遍通行的境界划分方式。

而正是从《凡人修仙传》开始,修真小说和仙侠小说开始彼此不分,直到《法相仙途》彻底完成了“类型融合”,发展出了更为密切的“网络修真仙侠小说”。

这带来最直接的效果是,《凡人修仙传》在起点中文网开始连载两年后,终于引发了轰动效应,不但吸引了一大批读者,更成为了修真仙侠小说的一大标杆。越来越多的作者开始尝试模仿它的写法,如《仙逆》《仙傲》《仙路何方》……包括《法相仙途》本身。这些小说被读者统称为“凡人流”。

总结来说,一部“凡人流”的修真仙侠小说,大体上应该遵循以下几点核心的类型模式和主流套路:

第一是相对严谨的世界观构建。“世界观”这个词是网络小说从哲学中借来的词汇,涵义是指虚拟世界的设定和力量体系的构建。几乎在每一部网络小说中,我们都可以看到作者用自己方式重新构建的世界观。也可以说,与传统文学反映现实的要求截然相反,拥有一个完整而扎实的虚拟世界观构建,才是网络小说的写作基础。

对于“凡人流”修真仙侠小说来说,世界观构建更是如此。以《法相仙途》为例,作者在小说中构建了一个又一个严谨而不失弹性的“规则”,诸如境界划分、宝物能力、神通功效等等,总体原则是让主角的升级过程显得可信,但是在遇到困难时又能够及时突破限制,从而带给读者“爽感”。

第二是平凡主角的不平凡之路。对于网络小说最大的阅读群体青少年阅读者来说,网络小说实际上是一种“造梦工具”。试问哪一个平凡的少年,没有建功立业的梦想呢?在“凡人流”修真仙侠小说中,那些天资平庸而坚韧不拔的主角们,恰好满足了身处青春期的青少年身上的自卑感和自豪感,让他们可以代入自己的形象,幻想自己也可以像小说中的主角们一样实现了自己对于“理想的追求”,享受在另一个世界里潇洒自在的感受。

《凡人修仙传》的主角韩立刚刚出场时,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少年,连灵根都是烂透的伪灵根,连长相都是普通之极。但是他却没有放弃来之不易的修仙机遇,靠着谨慎和警觉同觊觎自己灵魂的师父“墨师”周旋,在捡到的法宝逆天绿瓶帮助下,最终成功踏上了修真大路。这种既惊险刺激又颇具现实主义意义的写法,恰好满足了青少年改变自己人生,不再只是“庸众”的渴望。

第三是对世界残酷性的描写。按照我国传统的道家思想,天道是公正而不偏不倚的,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修真者希求长生不老的梦想,本身就是“与天夺寿”,本就应该同残酷的天地法则相对抗。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一定会有诸多的磨难,需要有超越常人的意志才能获得超越常人的成就。比如修真小说中主角修炼晋升能力最重要的两条道路是修行和渡劫。

修行又分为炼体、修心,每进一步都需要历尽种种磨难,甚至往往要到生死攸关之时才能激发人体最终的潜能,从而在修真大道上更进一步。每一次境界进步之前,都需要“渡劫”,这一特殊桥段更是人对天地自然的抗争的集中表述。作者往往花费大量笔墨描写以肉身对抗雷电这种自然界最神秘最暴戾的能量现象的极端对抗方式,来反映生命对命运不屈不挠、积极抗争的勇气和决心。

另一方面,“凡人流”修真仙侠世界里,又往往伴随着对资源的争夺:大到充满灵气的洞府,小到一粒筑基用的药丸,都伴随着生命相搏。杀戮、争夺是这个世界的主题。修仙者之间的内部竞争、宗派之间的战争、修真者和修魔者的争斗,无不是建立在资源的争夺上面。修仙世界宛如“黑暗森林”,稍不留神就为沦为他人的猎物。而这些矛盾和冲突,才是作者从小说中制造“爽点”的本源。

可以说,从《凡人修仙传》到《法相仙途》,“凡人流”修真仙侠小说,最核心的类型模式和主流套路,就是通过让读者代入作品中,体验到主人公由一名普通人通过克服一系列考验和磨难,为常人之不能为,学会各种神通法术,最终走向鼎峰的过程,会给予青少年读者较强的刺激感和在精神层面对于经历成功和不平凡人生的满足感。

这种类型的修真仙侠小说,在黑暗森林、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争夺资源等映射和折射社会残酷现实生存法则的小说情节当中,也往往融合了无数古人今人不甘平庸、抗争天命这种“少年成长”特有的生命观、宇宙观和天人观,更可以激励青少年在现实世界中追求卓越,拼搏奋进,在“冷血”到了极点中,鄙薄出了“极热血”的少年励志之魂。

这种效果,似乎可以说:“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到了光明。

 

二、推陈出新:不怕套路深,深中有新声

 

从中国网络小说发展脉络来说,《法相仙途》的确归属于“凡人流”小说谱系。它同样使用了“炼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的修真境界体系。只不过为了删繁就简,作者把化神以上的境界弃置不用,让这一体系更为精炼自然。

从这一角度说,《法相仙途》一书不无对前辈继承和模仿的意味,就连主角的名字都叫“张凡”。不过本书的设定又并非全部取自“凡人流”,而是充满了创新思维。这就让《法相仙途》在“凡人流”类型文发展脉络上,有了别具一格的的新颖。

“法相”是本书中最为核心、最为独特的设定之一。这一概念借用自佛教术语,本是指“诸法之相状”,包含体相(本质)与义相(意义)二者。

不过在本书中,“法相”是指修真者使用特殊的法诀,从自己灵魂冲召唤出的独有神通形象,可以大大提升修真者的战斗能力。

各人心思千转,其实不过片刻功夫。豁地,一声乌啼毫无征兆地在耳旁响起,声音悠远,仿佛穿越时空,由久远的蛮荒传来。

紧接着,一团团黑色的火焰在张凡的身后凝聚,转瞬间,一头遍布黑羽,双眼赤红,三足虚立,黑火环绕的巨大飞禽显现了出来。张凡的手缓缓地从周天星辰图上挪开,神情有些怪异,七分震惊,三份窃喜,自己的法相居然是……

这些神通形象主要取自《山海经》《淮南子》等我国古典神话传说,每一名修真者的“法相”都不相同。比如主角张凡的“法相”就是《淮南子》中提到的神物“三足金乌”。

“火乌鸦!”卓豪,稍稍惋惜。

“还好是火属的。”韩浩,多少欣慰。

“怎么不是老爹的火烈鸟?”老爷子,捶胸顿足。

“扑通”,刚刚站起来的张凡一下子扑倒在地,久久爬不起来。

“娃儿,你别吓爷爷。”

“没事,腿麻了。”

不过有趣的是,这一小说中的“万妖之皇”在刚刚出现时并不为人所“识货”,只有主角自己清楚那是什么。

张凡无语地爬了起来,忍不住问道:“你们说我的法相是什么?没听清楚。”韩浩慈祥地看着他说:“火乌鸦,是仅仅比你曾祖的火烈鸟差了一点的火属灵禽。”

所谓“爱屋及乌”,反过来,也成立。由于轻视“乌”,也容易忽视以“乌”为法相的人——身怀绝世法相的主角,却被他人认为仅仅是一个平凡的少年。

火烈鸟?就是火凤凰也不敢说这话啊!终究是法力不足,说话的功夫,张凡的三足乌法相便凝成一团黑光,没入了他的脑后。想了想,张凡还是决定不与他们争辩,还是用事实说话吧,没想到啊,三足金乌居然有被藐视的一天,新鲜!

这样的桥段正是“凡人流”修真仙侠小说的标配——由被人轻视,到主角发奋努力,再从发奋努力,到用实力解决问题,从而扭转身边人对自己的印象……这是我们任何人发自内心的愿望。特别是对于修真仙侠小说读者群中人数最多的青少年来说,更是如此。

“好了。”韩浩站了起来,道:“凡儿你既然是火属法相,那天注定你要拜入我火脉门下,现在我再问你一次,是否愿意入我门下?”

那还用考虑,张凡闻言立刻行了跪地三叩的拜师礼。韩浩坦然受之,然后吩咐道:“卓豪,你待师弟去安排下,顺便去宗主那备个案。凡儿,你记住,一入山门,即是踏上仙途,此路艰难,不要视作等闲。”后半句是对着张凡说的,态度前所未有的严肃。

“是,师父。”师兄弟二人齐声说道。

一切都是套路啊。而且套路都很深。但套路都越深,越容易发出新啼声——这用来形容《法相仙途》在凡人流的类型模式上、屡屡初啼的“推陈出新”,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比如,《法相仙途》也和《凡人修仙传》一样,有着明确的“小地图”概念:当主角在某一个地域内完成了“逆袭打脸”的任务之后,就会突破境界来到一个新的小地图,重复进行一次逆袭历程……这样就构成了一个简单的故事循环,完成了一个情节上的闭合。之后,作者又开启了一个新的循环,像这样螺旋式推动情节前进,让读者陷入对故事的期待感中,欲罢不能。

正因为如此,《法相仙途》和许多其他超长篇幅的经典网文一样,可以作为新作者写网文的教科书。它就像一个百科全书或博物馆一样,让我们可以从各个角度来审视“升级打宝式”的网文套路的人物和情节。

然而,正是在这种像教科书一样的网文套路之中,《法相仙途》往往又“点石成金”,为套路穿新衣。

比如,你刚深陷“凡人逆袭”的坑,甚至落了“废柴逆袭”的套,它马上转手又挖了一个坑,解套又设套——主角要想完成“废柴逆袭”,仅仅靠着高人一筹的天赋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坚忍不拔的毅力和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奋斗精神。

这就在“凡人流”的主流枝干上,逸出了旁枝。在《法相仙途》一书中,张凡在修炼路上的每一次进步都离不开拼尽全力的挣扎求生,每一次升级都充满了战天斗地的豪情。

何为“凡人”和“非凡人”?区分他们的,不是天赋,不是能力,而恰恰是这种“敢与天斗、敢与地斗、敢与人斗”的精气神。

所以,读着读着,若不是血脉、天赋、能力等无不是凡人之资,我们恐怕会以为《法相仙途》是一部披着凡人外衣、与天地争光辉“英雄”成长史诗。

然而,才生此念,《法相仙途》就又在我们拉下主流的套路上狂奔——它是怎么做到的?通过“爽点”的设计!

对于小说来说,读者更想看的还是主角和人的战斗,更想看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在《法相仙途》的设定中,“仙界”因为天地法则改变而破碎,一群化神境界(最高境界)的修仙者用“灵仙界”来代替。而张凡恰恰就得罪了灵仙界的化神修士们。这样一来境界还很低微的他就有了一群看似不可能击败的对手,躲在暗处算计他。

所以对我们读者来说,主角克服前进路上的明枪暗箭、艰难险阻,越级挑战那些陷害他的“大人物”,就成了本书最重要的“爽点”所在。

但问题是,这个套路刚设好“套”,我们正期待着一波又一波的“爽点”接踵而至、推波助澜、渐至高潮,最终抵达那避无可避、退无可退、如潮水似的汹涌而至的“绝对高峰体验”时,《法相仙途》却接连、频繁、快速地急刹车,让你这种“爽点叠加”的高峰体验被逐渐削平——

比如第109章,张凡被筑基修士金饬一路追杀时,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个又一个像鞭炮一样的爽点,在故事线上等着燃爆:

时间已经过了半个时辰,金饬依然在身后紧追不舍,距离一次次地拉近,又一次次地被张凡用各种手段拖延,此时,却已经黔驴技穷了。……

于是,我们就特别期待像很久很久以前看到的温瑞安的少年冷血追杀十三巨寇、一个又一个地把比他身手高得多的这些人都“嗑死”时的爽感节奏:人性、人心、算计、权谋、力量……全都交织在一起了。

而《法相仙途》确实也让我们看到了这种“带节奏”的可能性。然而,这种可能性刚刚绽露,喀嚓一声,就被踩刹车踩掉了:

就在此时,张凡百般筹谋无果的情况下,一眼望见下方的一处小树林,忽然计上心来。

猛地一捶胸口,热血喷出的同时,最后一点灵力也被压榨而出,旋即,心中动念间,奇物志骤然翻动。

而这种用来频踩刹车的手段,不是别的,正是网文套路之中屡试不爽的“金手指”——他用“奇物志”攻击自己的宗山,然后,高手中的高手出来,就把追杀他的人轰成渣了。

“竟然敢攻击自己的宗门!这小子,胆子大得都包了天了!”

之前被风刃遮蔽了视线没有发觉,此时一见他哪里还能不明白?张凡明显是知道自己坚持不到山门处,便以攻击山门禁制的手段吸引门内高手出来查探,期望到时能救他一命。

这真的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以套路解套路,以金手指破爽点节奏……这种似叠加加又似相冲的写法,带来一种非常奇特的效果。

而且,这种效果,还层出不穷。

跟绝大多数网络小说作品一样,《法相仙途》的主角也有着无数的“金手指”。比如他的法相“三足金乌”是由大日金焰与无量开天功德融合而来,后来成为了“万妖之祖”东华真人,在主角的修炼之路上提供了非常多帮助。

这只火鸟,从声音上听来,似乎是乌鸦一类,不过从它翱翔天际的身姿上来看,却跟乌鸦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便是骄傲的苍鹰,也少了一份气度——击于长空的气度。

更不用说那遍体燃烧,使得周围的空气尽数扭曲的炽热火焰了。

在遍体炽热火焰的掩盖下,他们依稀能见得,这火鸟的羽毛在纯净的黑色中,又在不停地泛出暗金色的光芒,好像本质是纯金制成,只是在上面抹上了一层黑漆似的。

而这一切,无论是矫健优美的身姿,遍体燃烧的火焰,还是那些显得黑中泛金的羽毛,都在三根长长的尾羽面前,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再比如先祖留给他的青铜鼎中,暗藏着“五色神光”“袖里乾坤”“大衍天数”等上古时代大神留下的绝世神通。……

主角能够在修炼路上一路顺风顺水,很大程度上也是这些金手指一起作用的结果。

然而,若是我们又按照这种“金手指”的爽点模式,在套路上一路狂奔时,却又有可能猝不及防地踩上一个非套路的“坑”,摔个十万八千里的跟斗。

这就是《法相仙途》在凡人流的套路中推陈出新的方式,设套时在意料之中,自己解套时又出乎意料之外。

 

三、类型融合:网络修真仙侠小说的前世今生

 

这让我们注意到了考察《法相仙途》的另一个脉络,亦即网络修真仙侠小说的类型融合发展史。

修真小说和仙侠小说有点像一对孪生兄弟。它们诞生的基础都是来自于中国传统文化,实质上都是对《封神演义》《西游记》等古代神魔小说的继承和扬弃。为了构建一个让人信服的世界观,它们都选择使用了我国传统文化当中道教的内丹修炼体系。当然了,这些小说也从古代仙侠小说、神魔志怪小说以及近代武侠小说和现实网络流行文化甚至西方古典文化中汲取了充分的素材和营养。

关于神仙以及修炼的理论探索,早在中国秦汉乃至更早期的神话传说就开始有所记载。比如成书于战国时代的《山海经》中就详细描写了昆仑山的盛景,以及女娲、西王母、共工等神话人物。历代记载的神话和后来的道教、佛教以及民间英雄传说相结合,慢慢形成了“层累效应”,构建起了中国本土独有的神话体系。

正如著名神话研究者袁珂先生所说,“神话并非与原始社会同始终,而是一直延续至阶级社会,尤其是长时期存在于封建社会中。中国神话包括九个部分:神话,带有神话性的传说,神话化了的历史人物,仙话(主要指道教神话),怪异,带有神话意味的童话,佛经神话,关于节日、法术、宝物、风俗习惯和地方风物等的神话传说,少数民族的神话传说。”

网络时代出现的修真仙侠小说,绝大多数理论都是对于这九个部分中国神话的继承和扬弃。它们通过对各种正道邪修、仙境魔域、天材地宝、灵禽神兽等要素和基于这些要素的炼体修道、探索历险、正邪斗法等情节的丰富想象,从而表达出一个平凡普通的生命希望通过艰苦而漫长的努力,突破人生而有涯的自然局限,最终获得“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这样一种人类对战胜自然、战胜死亡的强烈愿望,对人体潜能、人体智慧的自信求索甚至对精神超脱乃至意识不灭的美好憧憬。

修真仙侠小说的直系祖先可以追溯到唐代中晚期。当时的文人发现了大众对阅读小说和故事的热忱,便开始专门创作一些符合人们口味的“传奇”小说出来,唐传奇也就成为了后世通俗小说的滥觞。其中的很多故事,比如《聂隐娘》《红线女》《昆仑奴》等篇目,都有着使用玄妙的神通或者法术,惩恶扬善的人物形象,到今天仍有着极高的艺术魅力。

宋、明两代的市民社会更加发达,于是通俗小说也进一步进化成为了有着自己独特语言风格和文化魅力的长篇通俗小说。明代的修真仙侠小说作者们,借助这些小说的帮助开始了重造神祗谱系,重塑上古诸神的形象的工程。他们用这些小说的流传,恢复了神话英雄的威名,使历来杂乱无章的民间神仙传说有了一个融合了上古神话体系、道教神仙体系、佛教神仙体系为一体的完整的神话体系。这就为修真小说的世界观框架构建奠定了基础。

到了民国时期,还珠楼主所著《蜀山剑侠传》将平江不肖生开创的民国奇幻仙侠类武侠小说推向了气象万千、博大精深的成熟境界。他对儒释道等中国传统文化进行的全面的艺术化阐释,使得这部经典之作成为了所有仙侠小说的开山之作,而现代仙侠修真小说则很大部分脱胎于此。

网络修真仙侠小说的另一个源头是金庸古龙等人开创的现代武侠小说体系。我们这一代的读者刚刚开始接触的小说多数都是武侠小说,尤其是金庸小说陪伴我们走过了青春时代。在网络小说出现的早期,也一度有过一段“大陆新武侠”运动。网络文学早期出现的仙侠小说中很多作品都还带有模仿金庸武侠小说的痕迹。比如《诛仙》中主角张小凡对师姐暗恋而苦求不得的情愫,就和《笑傲江湖》中令狐冲对于岳灵珊的苦恋颇有相似之处。

那么武侠和仙侠有什么区别呢?武侠的主角毕竟是人,是人就会被生理机制所制约。而仙侠呢,描写的并不是人,所以可以尽情让作者展开想象。同样都是虚构,武侠还想要表现自己“不是完全假的,有真实成分”,而仙侠则是摆开车马明确知道自己在写虚构。所以,和仙侠相比,武侠就明显有一种“带着镣铐跳舞”的味道。一个角色的能力值可以超越普通人一些,但是又不能超越太多,否则就不再是武侠。这个能力值变动区间随着作家不同有所区别,但不能出现“超自然事物”是其底线。《天龙八部》是金庸小说中最接近仙侠的一本书,可以发出无形剑气的六脉神剑、可以吸取内力的北冥神功、段誉吃的莽牯朱蛤、游坦之的冰蚕已经颇有超自然的成分。至于天山童姥的“返老还童”更是匪夷所思,不再像是武侠而更接近仙侠小说。但是上述情节如果写到一部仙侠小说中就显得毫不违和了。

但是武侠小说也有着仙侠小说无法代替的特性,因为我们读者毕竟仍然是人类,不是“修真者”更不是神话传说中的“仙人”,那么当然是同为人类的武侠小说人物让我们更有代入感。

为了让修真仙侠小说也能带给我们同样的代入感,一部用“凡人”作为主角的《凡人修仙传》就应运而生了:主角韩立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村穷小子,偶然之下,跨入到一个江湖小门派,成了一名记名弟子。凭借着平庸的资质,依靠着不断降临的机缘巧合,韩立通过一步一步的努力修炼终于在弱肉强食、尔虞我诈的修仙世界里闯出了一条生路,最终成就道果圆满。

正是从《凡人修仙传》开始,修真小说和仙侠小说变得越来越相似,越来越密不可分,出现了类型融合和创新发展的新需求。

《法相仙途》正是这种新需求倒逼产生的一种修真仙侠“融合类型文”。

 

四、类型融合:从“大气磅礴”到“文脉血脉”同频共振

 

在网络修真仙侠类型文发展史上,《法相仙途》可以说是彻底完成了修真仙侠“类型融合和创新发展”所必需的所有阶段。

然而,这一点它是如何做到的呢?

我们觉得,首先最值得拎出来说的一点,就是作者在对修真者战斗描写中体现出的“磅礴大气”,也可以说是很多读者在阅读修真仙侠小说时所渴求的“仙气”。它完成了从“武侠”到“仙侠”,从“修真”“仙侠”到“修真仙侠”所必须的“大气”。

在网络文学发展的早期,仙侠作品如《诛仙》《尘缘》等所描写的“仙人”或是“修士”还和武侠小说一样,更加接近人类的能力水平。无非是把武侠中的“令狐冲拔剑一招苍松迎客”,经过一点扩充,变成了 “令狐冲祭出先天灵宝华山玉女剑,一记苍松迎客,空中出现巨大的松树倒影,根根青碧松针射出直取敌人” 

随着时代的发展,仙侠小说也大大扩展了小说可以写的范畴。各种光怪陆离的仙山宝岛,各种珍禽异兽,甚至宇宙星辰,三千大道,无数大世界都出现在了小说之中。相应的,作者们对于修真仙侠世界的描写也走上了更加充满想象力,更加奥妙玄虚的道路。

但奥妙玄虚,也带来一个问题,就是“气之积也不厚,如何能够磅礴大气”?只是一缕缥缈之气、玄妙之音,若在天际,却不接地气——这是诸多修真、仙侠小说所面临的通病。

然而,《法相仙途》却写得“大气磅礴”,接天接地,“积也深厚”。

“轰……”惊天巨响,晃动了天地,纵横狂风,直如刀剑! 

此前盘膝于地,将心神集中于剑修分身以爆发出最强一击的张凡,蓦然睁开了眼睛。天地间,不尽的云气在刹那间被搅碎了亿万次,再见不得半点踪影,然而这并未让一切变成更清晰,反而使得方圆数百丈内尽坠入迷雾之中。  

这迷雾是由纵横来去呼啸不止的狂风席卷而成,它们仿佛被囚禁了无数年,骤得自由恣意骄狂。这些狂风肆虐过处,大片大片地面凝实云气被掀起、被切断,恍若巨型的刀剑斧钺切割劈砍造成的一般。

地面云气之坚实更胜过青石,即便是真正的刀剑劈砍,也不可能造成这个效果,这狂风中蕴涵的力量着实恐怖。倏忽之间,离那惊天一击交锋过去不到一弹指的功夫,方圆数百丈内,已是面目全非,惟有两个身影屹立不倒。

一为剑修分身,肆虐而来的狂风一触碰到他的身体,就瞬间从狂暴的狮王变成了温顺的羊羔,再无半分凌厉可言。一为张凡的本体,所有的狂风到了他的附近,就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压制,顷刻之间湮灭无踪。

整个过程中,张凡神色无半点变化,好像这些无坚不摧的狂风不存在一般,眼皮眨都不眨一下,凝神望向前方。在他的面前,狂风如幕似闸,隔绝了视线,即便是以张凡的目力,亦看不清楚天人刀尊的具体情况。

在先前一击的核心处,一道亮白色与青色交杂的龙卷风冲天而起,恍若太古战场上的狼烟,凝而不散又不向外界蔓延。此前肆虐横行的狂风,不过是这道龙卷风散逸出来的余波。

唯有胸怀中丘壑的作者,才有可能写出这种让天地万物震撼的气势。这不仅仅是一种写作天赋或者技能的绽露——是作者不断探索,不断磨练自己文笔的结果,更是一种作者积淀、沉淀然后释放的结果。

值得注意的,积淀、沉淀的,不仅仅是人生阅历和想象力,还有文化素养。在这段第1156章的战斗描写当中,已经修炼到了化神境界的张凡已经有了一举一动引动天地法则的实力,他和对手的战斗过程已经不再仅仅是人的对抗,而更多是法则和驾驭天地能力的对抗。无论是铺天盖地的迷雾还是无坚不摧的狂风,都是两人交锋时引动天地法则的具象化。

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天人合一”的说法,认为人和自然在本质上是相通的,故一切人事均应顺乎自然规律,达到人与自然和谐。道家的创始人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以所谓修真,就是力图让自己和天地之间的法则合二为一,就像庄子所说的:“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

《法相仙途》最后一段,当主角张凡终于合道长生之后,作者写道:“将一切都放下了,繁华尽去,疲倦尽去,剩下的就是永恒的安宁与团聚。”作为人的主角,最终融入到了天地之中,这也正是道家思想当中“天人合一”的最高体现。

千年的文脉融入作者的笔脉,又似乎藉此注入到了读者的血脉里——这完全是通过“字里行间的古风古韵和情感体验”同频共振来完成的。

《法相仙途》在网络小说中堪称“文笔华丽”。尽管作者泛东流是一位程序员出身的作家,但在本书中,无论是对于修仙世界大背景的描写还是对于修真者仪态的描写,都既精致入微又华丽无俦,展现了他高超的文字驾驭能力和写作水准。

北风其凉,雨雪其霁;北风其喈,雨雪其霏。

孤高绝壁,隔离阴阳。

飕飕作响,从密集的洞穴灌入,化作,声声呜咽;

呼啸而来,巡成片的树林穿梭,留下,凄凄鬼哭。

是为绝壁,洗尽铅华,直面惨淡,空余悲切。

这悲,是物伤其类;这切,是切肤之痛。

单单为此,平时便绝无人迹,即便万不得已经过,也会下意识地绕个圈子,不愿靠近。修仙者高高在上的骄傲,在这里被撕得粉碎,无论如何惊才绝艳,哪怕曾经叱咤风云,都和素来不在眼中的凡人无异,与草木同朽,一生挣扎,顿为虚妄。

不在修仙路上,长生途中,永远不会理解,面对这面绝壁,是何种的震撼!怯懦、不甘、沉沦、奋起,在它面前,只能化为一声长叹。

幽幽叹息声响起,张凡侧耳,聆听风中传来的轻声爆鸣。 

这声音是如此的微弱,好似一生的力量都已经耗尽,连最后存在的昭示,都这般的无力。“一路走好,康师叔!”

五年了,千辛万苦得来的血灵丹,也仅仅只能延缓他五年的寿命,到头来,还是逃不过那一天。好在,一生的心血总算没有白费。

张凡稍稍握紧手中之物,不知是该为他欢喜,还是伤悲。“永别了,康师叔。永别了,绝壁。”“我张凡,宁愿刀剑加身,血洒长空,死于一争,也绝不愿,无声无息,葬身于此。”

沉默少顷,转身,离去。

84章《多宝阁》中的这段文字便是作者写作水准的绝好体现。他从凄厉的北风鸣响写起,由景入情又由情入神,以一系列的排比,尽情写出了“康师叔”最终还是难逃逝世时,主角张凡的内心痛楚。

但是这段描写又绝不是单纯的悲戚,师友的去世不但没能让主角精神就此消沉下去,反而更加刺激了他的雄心壮志。

最后那一段内心独白,正是张凡吐露出的真实内心独白:“大丈夫宁肯死于一争,也绝不愿无声无息,葬身于此。”

这种情感同通的体验和共鸣,让所有字里行间的古风古韵,意外地找到了一个最佳切入点——千年文脉,成为同频共振的即时血脉。

我们既感受了横亘千年的悲歌,又体会当下当下沸腾的势血。

 

五、自带传统文化基因:从“凡人流”的共性到“被誉为神作”的个性

 

于是,这带来了《法相仙途》让很多读者喜爱的“核心特质”:以情感共鸣之“身”,自带传统文化基因。

这种基因并不仅仅是靠使用几个古书中似是而非的概念,或是借来了神话传说中的几个名词造就的。

传统文化元素在《法相仙途》一书中,更像是无处不在的阳光和大地,每一个章节段落中都可以闻到传统文化的馨香。

而这种传统文化的元素和馨香,无不融入作者作品极具“共鸣性”的叙述之中,从而在看似“个性化”的情感体验和激活读者“阅读血脉”之间,找到一条“同频共振”的道路。

我们就以主角获得的四个青铜鼎为例,详细解释一下《法相仙途》如何“自带”这种无所不在的传统文化基因。

从第一个青铜鼎中,张凡学会了“五色神光”神通。在小说中它是前世孔雀大明王(即孔宣)传承下来的,可以破天下禁制,落无数法宝。很明显,这一设定来自于我国明代的古典神话小说《封神演义》,而其中“大五行破禁术”的部分,又结合了传统阴阳家思想中关于“五行”的理念。

试想一下,若是敌方一件法宝凌空袭来,来势汹汹,威势赫赫之时,被先天一气大擒拿直接兜住,然后五色光华闪烁,大五行破禁术施展,一下将法宝之中的禁制与心血祭炼一类的东西一概破除。

那么,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五色神光!

第一时间,张凡就想到了这个通天彻地的神通,一个不弱于“袖里乾坤”的顶级神通。 传说之中,凤凰之子天地间第一只孔雀——孔宣道人仗之横行天下,圣人之下无人可制,那又是何等的威风啊!  

不过现在也只是想想而已,要想发挥出这样的威力,要到什么修为呢?仙人够吗?难道是金仙?  

只是想到这个,张凡凭空就生出了一股无力感,只觉得长路漫漫,尚待求索。

从第二个青铜鼎中,张凡学会了“袖里乾坤”神通。在小说中它是前世地仙之祖镇元大仙传承下的神通,可以纳须弥化芥子。最强大的一次可以让主角将数千万凡人收在乾坤袖中,避开大劫。这一设定毫无疑问来自于我国明代古典神话名著《西游记》中的一个桥段。

不是某某法术,或是某某真诀等等,简简单单四个字“袖里乾坤”,却比所有威风凛凛的名字更加的震撼,仅仅跟它相连的某个名字,就足以慑服一切。

“长生不老神仙府,与天同寿道人家!”

“万寿山,五庄观。”

“地仙之祖,与世同君——镇元大仙!”

“生于混沌之始,凌于众仙之上!”

“竟然是镇元大仙的袖里乾坤!”

鼎身上的金文如流水一般在张凡的脑海中流光,仿佛镌刻一般,再不能忘怀。

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这第二个青铜鼎上会有什么神通之术,却不曾想到,竟是这般大名鼎鼎,便是在前世神话传说中,也可说是通天彻地的恐怖神通。

从第三个青铜鼎中,张凡学会了“周天星辰庆云”神通。在小说中它也是洪荒四大绝阵之一妖族的周天星斗大阵,以河图洛书为阵眼,365位妖族大圣组合,暗合365个星位和神位,可以借用周天星辰之力。“河图”“洛书”是华夏文化的源头。《易·系辞上》说:“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我国传统文化中的太极、八卦、周易、六甲、九星、风水等等皆可追源至此,更是古代天文学的起源。

周天星辰,五色庆云,熔于一炉,衍化浩瀚星空奥妙,庆云璎珞玄奇,倏忽之间,覆盖大半个星天浮岛。

在周天星辰庆云神通,从一亩大小的五色氤氲庆云,至变化到自成世界,偌大范围的大神通,整个过程中,无尽的星辰之力被吸纳入内,仿佛鲲鹏吞吸,欲饮尽四海之水一般。

星辰庆云本身,好像对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力,有着惊人的吸附力量,无论是游离于空中,浓稠得如液体一般,自四面八方,崩溃之星空汇聚而来的星力;抑或是已经被星尊、九宝道君他们三个专修星辰神通的修士所束缚的部分,齐齐不顾一切,汹涌而来。

伴着仿佛永无止尽的吞噬,周天星辰庆云笼罩的地方,也无限地蔓延了开来。

从第四个青铜鼎中,张凡学会了“大衍天数”神通。在小说中这是一门关于预知未来的强大神通,传承自上古神皇之一的伏羲氏。而在我国传统文化之中,所谓“大衍之数”出自《周易系辞上传》:“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按照《周易》中的说法,从大衍之数,可以推演出天地间的万事万物,这可能也是本书中的理论源头。

人算不如天算,哪怕算尽人间事,掌无上大法门,不明天数,又岂能徒言顺逆?

大衍天数的第三层境界,便是“天之道”,算的是天下大势,天机变化,再不拘泥于“我他”,不限“有关无关”,只要是天下事,皆在指掌之间,都在演算之内。

无论哪一层境界,无论算计的是何事何物,能否看得清晰,能看得见多少,其根本,还是在修为高低,神通掌握,各中滋味,还是要亲自尝试之后,才能知晓。

当年的陆地真仙,也是在钻研了大衍天数之后,才有了此刻的环环相扣,始终保得一线生机不散。

他的确是惊才绝艳,虽然无法完全看懂其内容,也没有给他多少修炼的时间,但也得了一些大衍天数的皮毛。

若非在他得到青铜鼎时,已然气运断绝,不容于天地,假以时日,尽破青铜鼎上铭文奥秘,真正修炼成大衍天数,也未必就不能。

更重要的是,主角学到的这四种神通并不仅仅只露面一次,而是伴随着主角成长始终存在的。因此,在《法相仙途》之中,我们自始至终都可以明显感受到作者对于传统文化因子的尊重和热爱。正是这种最深沉的爱,让它自带的这种传统文化基因,能够绽放出让人惊艳的光。

可以说,修真仙侠小说,本质上是传统文化中的神话传说在现代社会中的衍生和发展。它们让读者沉浸于瑰丽的幻想空间的同时,关注到平时可能少有机会接触到的传统文化底蕴和古典人文精神,感受到东方主流文化的血脉传承。

但要做到这一点,非得灌注进作者的“生气”和“情感”不可——唯有情感共鸣,方可能让人血脉贲张,扎根于传统文化构架打造出来的修真仙侠世界,体验到一个平凡少年非凡之旅的心路历程。

一如张凡的那一句独白,既是主角之语,亦是作者之言,甚至成为我们每一个热爱它的读者的心声:“大丈夫宁肯死于一争,也绝不愿无声无息,葬身于此。”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才让是《法相仙途》一书,在“凡人流”修真仙侠小说之中,具有普遍的“共性”,但又有独特的“个性”,从而让它自己,可以从花样繁复的网络小说大家族中脱颖而出,被广大读者誉为“神作”!

 

 庸:中国青年智库论坛执行秘书长,与人合著有《网络文学评论评价体系构建》等“互联网+新文艺”系列专著

安迪斯晨风:知名网络文学评论家,知书网创始人

 

www.fjwyw.com 版权所有 © 2012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乌山西路11号(福建省文联大楼) 邮编:350025 电话:0591-83704225 E-mail:fjwyw99@126.com 闽ICP备12020704号

本站文章、图片、视频所属版权归福建文艺网所有,未经同意不得擅自转载。